復辟小農基因與大陸存亡(1)

小農 dna

小農 dna

筆者一向對被稱為才子的陶傑先生所寫的文章不敢恭維,而陶傑先生那種似是而非,拖泥帶水,嘩眾取寵,出口成章但卻又空洞無聊的寫作手法,更令筆者對他的文章連多看兩眼都覺得浪費時間。本文的目的不是批鬥陶先生,而是要利用陶先生"發明"的一個黃金詞語"小農DNA",去探討未來中國大陸將會遇到最嚴峻的社會問題-糧食。

首先要指出陶先生"小農DNA"一詞中"DNA"的用法其實是錯的,因為DNA 是所謂 Deoxyribose Nucleic Acid, 而絕大部份生物體內的 DNA 都只有四種,即 cytosine, guanine, thymine, 和 adenine,在這些生物體內的 DNA 都是一樣的。造成各生物變異分歧的不是 DNA ,而是由DNA 的不同序次組合而成的基因, gene。陶先生想講的,其實是小農基因,而不是小農 DNA。

所謂基因就是一些用以複製生物體內蛋白質的基本密碼,這些蛋白質當中有一些是所謂酶,有的為賀爾蒙等。就是那些賀爾蒙和酶最影響不同人的不同思想,和他們對不同環境變化的不同反應。陶先生原本想講的小農基因(而非小農DNA),就是人類身上大致相同,小處不同,與生俱來由基因遺傳所得的一種天性,即大部份人都擁有的一種以小個體戶務農,以達至自給自足的天性。

在陶先生口中,小農DNA一詞明顯是用來批判大陸的某一撮人,指他們擁有一種落後和不文明的人類天性,是一種妨礙一個國家進步發展的天性,更是一種無知又不自知的天性。換句話來講,陶先生口中的小農 DNA 與人類世界文明發展絕對不能並存,因為前者永遠是後者的最大絆腳石。按 wikipedia 所述,擁有小農 DNA 的人們,都有嫉妒、自私、猜疑,眼前的農地就是全世界,人生最大的成就就是吃飽,腦袋沒有內容,不懂推理、邏輯,奴性重等等特徵。

按陶先生對小農 DNA 的批判,現今大陸社會大小幹部大小財團不斷打壓小農,強搶他們的土地,強拆他們的房屋,將土地變成工廠、辦工大樓和酒店商場,大家理應為那些幹部和財團鼓掌,因為他們直接間接幫助中國社會,由小農社會真正步向工業和商業社會,令中國真正文明起來壯大起來!

在未談論本文的主題,即中國大陸應該復辟小農社會之前,大家先要了解甚麼是真正的小農基因,而小農基因又是否如陶先生所述的只壞不好一無是處。

首先,大家不妨想一想,嫉妒、自私、猜疑和奴性等特性,真的是小農才擁有嗎?如果一個人人生最大的成就就是吃飽,那麼只要得到溫飽,還需要去嫉妒別人嗎?飽了就是飽了,還有甚麼好去嫉妒的?每人自給自足,沒有向別人求助的必要,自己吃飽了,有剩的不給別人自己也沒有用,為何要自私呢?人人自給自足,各自修行,有甚麼好向別人猜疑的?人人自給自足,作為一個 one man band, 既沒有老細,也沒有經理人,又何來奴性?所以其實陶先生口中所描述的一大堆劣根,絕對不可能是小農基因的本質或特性;陶先生所講的,其實是"中國大陸的偽社會主義"下,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變得醜惡,互相批鬥指責,製造出正常人的人格分裂後的個人特質,絕對與大農、中農、小農等概念毫無關係!

如果陶先生口中的小農基因是被錯誤定義的話,究竟真正的小農基因又是甚麼呢?

日本人福田正信在未成為農夫之前,原本是二次大戰後的一個微生物學研究員,他對自己的研究工作感到厭倦,結果就決定返回老家鄉下從事務農。有一次他偶然看到一塊廢田之上,竟然長出稻米,就開始明白到,其實米是不須要以水稻田種植的。原來日本人之所以要用水稻田種米,只不過是要利用稻米不怕水的特性,以大量的水灌入田間去減少雜草滋生,從而增加稻米的收成。日本人(其實中國人也一樣!)就是因為這個小聰明,卻大量增加了農夫的工作。而插秧施肥等無謂工作,根本不但沒有令稻米收成增加,長期更造成水土流失,對肥料的須求與日俱增。以人類有限的邏輯推理,就以為可以戰勝自然,結果工作多了,但成果卻成反比。

福田正信認為人類不應自以為是,不應作無謂科學推理,不要以為用人類的小邏輯小智慧,就可以超越大自然的常規定律。人類如果以溫飽作為目標,按大自然法則去自給自足,基本上不會再有缺漏,務農之餘就有大量空餘時間,可以去寫詩作詞,樂得自如。人類沒有所謂工作的必要,也沒有甚麼所謂工作壓力,因為務農其實等於運動,就如吃飯梳洗一樣,是日常活動,而並非工作。只要人人有地可耕,按大自然法則務農,世界糧食問題不再,人類離開大同之日將會不遠!

按福田正信對小農的描述,其實真正的小農基因,就是人類有自給自足的小農天性,而人類社會都應該以小農務農為主。大農把農業企業化,以機器完全代替人手,在土地上大量施肥,以化學藥物殺蟲,以單一種植來獲得最高經濟效益,事事以利潤為旨。相反,小農尊敬大自然,一有空就對大自然多作觀察,多了解大自然,按大自然法則務農,不以小智慧小聰明去試圖戰勝自然法則,減少對大自然造成破壞,與大自然和平共存,務求兩餐溫飽就自得其樂。

福田正信提倡以小農為基礎的自然農法(Natural Farming)。所謂自然農法並非有機種植,一般有機種植只要求棄用化肥及化學殺蟲,但其他務農方法仍然與傳統農法無異。自然農法則講求小規模,堅持不施肥或堆肥,不耕墾,不殺蟲,甚至不除草。現今世上按自然農法務農的小農,絕大部份都獲得極佳成果,問題在於工商業化社會,將土地價格炒貴,令小農無法獲得土地,完全抹煞了他們的生存空間。而工商業發展又令大量人們對商業化的大農產出須求不斷增加,對環境造成的破壞越來越難以想像。

影像串流:印度小農自然農法成功個案分享。

參考文獻
Fukuoka, M. 1978. The One-straw Revolution. Translated by Larry Korn. New York. New York Review Books.

注意:錯字別字理所必然,看不順眼者,可自行洗眼。

本文同時載於:自由香港

每日刊載內容

September 2017
M T W T F S S
« Jul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