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宋本廣韻正現代廣府音何等經典

香港語語音

香港語語音


近年, 在一眾垃圾傳媒和少數幾個二流學者硬銷下, 香港流行所謂廣府話”正音”運動. 當中經常被那些國文佬拋出來的書包, 以宋本廣韻 [1] 最為經典.. 究竟其經典之處在那裏呢? 嘻嘻, 經典其實是反話, 垃圾才是真的!

註: 文字難以解釋發音, 所以建議大家先收看最下面的 Youtube 短片中的解釋, 再仔細閱讀本文.

以宋本廣韻正現代廣府音之所以垃圾, 其原因有多項:
1. 宋本廣韻 [1] 列出的音韻嚴重不足
按宋本廣韻, 廣府語語音可分類為五種聲韻, 即 上平, 下平, 上, 去, 和入聲. 然而, 現代語言學幾乎肯定廣府語有六個音韻 [2] , 而且以上五聲當中的入聲只不過是尾音的一種, 所以絕對不是一種音韻. 更重要的是, 宋本廣韻標示的發音經常與現代廣府語的真正音韻不相符. 本節先簡單解釋一下廣府語的六音, 接下來再詳細指出宋本廣韻在標示廣府語語音上出現的種種嚴重問題.

按 Natural Cantonese Romanization [3] (與其他拼音法一樣), 每個單字的字音, 都可以拆分為首音, 尾音和音韻(tone). 以 Natural Cantonese Romanization 拼出廣府字, 在音韻上可分為 : 高平1, 中上2, 中平3, 低上4, 低平5, 底平6 一共六個音韻. 這個拼音方法, 在首音和尾音上與Sidney Lau [4] 的拼音法一樣, 而與 Yale 和 粵拼 [5] 不同, 但標音使用的符號不同, 並不會影響標音的結果. 在音韻的標示上, Natural Cantonese Romanization 的 1 至 6 按照字音的平均高低音階排列, 而其他拼音方法的音韻標示則不按字音高低順序.

例子:
首音: y
尾音: an
yan1 因 高平
yan2 隱 中上
yan3 印 中平
yan4 引 低上
yan5 刃 低平
yan6 人 底平

注意: 以上”因”字為最高音, 而”人”字為最低音, 若以Sidney Lau 或者其他拼音標示, 這裏的 tones 4, 5, 6 變成它們的 tones 6, 4, 5, 例如, ”引”字會變成 yan6, 但”引”字其實不是最低音, 所以現時的主流拼音法中, 在音韻上的標示上, 其音階的排列都不可能順序!

注意: 從以上例子, 大家可以看出, 其實廣府語主要以高低音階來識別出六個不同音韻, 其次是利用平音(tones 1, 3, 5, 6)和上音(tones 2, 4)把六個音韻分開.

Cantonese Tones

注意: 有語言學學者認為這裏的 tone 6 (Yale 拼音中的 tone 4) 應該為輕微去聲, 但其實以平聲發音就可以把 tone 6 的字與其他字分別出來, 亦不會被任何聽者認為讀錯字.

2. 宋本廣韻入聲字只是尾音, 與音韻無關, 可謂音韻與尾音不分
事實上, 所謂入聲字, 並非一種音韻, 而只不過是一種喉聲尾音[6], 而且本身與其他字一樣, 都擁有六個不同音韻. 故此宋本廣韻的所謂入聲字的分類極之籠統, 無法標示出不同音韻的高低音階, 以及平音與上音的分別. 例如, 宋本廣韻把以下的字列歸類為入聲字:
首音: l
尾音: uk
luk1 碌
luk2 鹿
luk3 X
luk4 X
luk5 綠
luk6 X
以上”鹿”字為其實中上聲字, 而”碌”字和”綠”字都是平聲字, 前者為高平, 後者為低平. 這三個字是不同音韻的所謂入聲字.

3. 宋本廣韻列出的音韻不足也不正確, 而且經常高低音不分.
例如: 宋本廣韻把”東”字和”模”字同時歸類為上平聲字.
首音: d
尾音: ung
dung1 東
dung2 懂
dung3 凍
dung4 X
dung5 洞
dung6 X

首音: m
尾音: o
mo1 霉
mo2 帽
mo3 X
mo4 冇
mo5 霧
mo6 模

以上”東”字為高平音, 而”模”字是底平音, “東”字的字音應該比”模”字的字音高出很多, 絕對不應該同時歸類成上平. 明顯宋本廣韻誤以為廣府語中只有兩個平音, 其實廣府語有四個平音, 而且四個平音在音階上可按高低音階完全排列出來, 它們分別為 tones 1, 3, 5, 和 6.

4. 宋本廣韻之中有所謂去聲字, 但事實上, 現代廣府語不存在真正如普通語中”罵”字的去聲字.
例如: 宋本廣韻把”宋”字, “用”字和”隊”字歸類為去聲字
sung1 鬆
sung2 悚
sung3 宋
sung4 X
sung5 X
sung6 祟

yung1 翁
yung2 擁
yung3 X
yung4 勇
yung5 用
yung6 容

dui1 堆
dui2 排”
dui3 對
dui4 X
dui5 “”長
dui6 X

所謂去聲字在讀出時, 音階應該由高而下, 然而宋本廣韻標出的所謂去聲字, 其實都是 tone 3 中平 和 tone 5 低平的字. 而當中的”隊”字其實有兩個音, 一個為 dui2 中上音, 另一個為 dui5低平音, 兩個同樣都不是去聲.

注意: 重複以上提到的, 有語言學學者認為這裏的 tone 6 (Yale 拼音中的 tone 4) 為輕微去聲, 但其實以平聲發音就可以把 tone 6 的字與其他字分別出來, 也不會被任何聽者認為讀錯字.

結論
宋本廣韻之所以要把廣府音分為五種聲韻, 明顯是要强行把廣府語的語音系統, 納入截然不同的普通語(當時的所謂宋代漢語)語音系統之中. 現代普通語之中有四音, 即高平, 高急去, 中上, 和低平, 大概相等於宋本廣韻中的上平, 去, 上, 和下平.


Mandarin Tones

大宋帝國以為在四個漢語聲韻中加上一個入聲, 就可以將廣府語語音系統解釋為漢語語音系統的一種變異. 誰不知, 廣府語語音系統的精結並不在於平上去入四聲的分別, 而主要在於六個音韻在高低音階上的分別, 其次是平音和上音的分別, 故此在基礎上與所謂漢語語音系統完全不同!

近年有少數幾位來自香港中文大學的所謂”中文”學者, 要以宋本廣韻這種曲解廣府語語音系統的書籍, 來正廣府語對某些字的讀音, 很明顯是他們連廣府語的語音系統的精要所在都未能搞懂所致. 或許在正廣府語發音之前, 這批有心人仕(所謂中文學者)有從新學習現代語言學和廣府語語音系統的必要!

References
[1] http://ctext.org/guangyun/zh
[2] Alexander L. Francis. “Perceptual learning of Cantonese lexical tones by tone and non-tone language speakers” (in (English)). Journal of Phonetics. Retrieved April 2008.
[3] http://www.freehongkong.net/learn-cantonese
[4] http://sidneylau.com/en/sidney-lau-cantonese-romanization-system-pronunciation-guide-initials.htm
[5] http://en.wikipedia.org/wiki/Cantonese_phonology
[6]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16911

每日刊載內容

November 2017
M T W T F S S
« Jul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